暮酒

低产大王

【呜喵】最后的夏天

*破楼完结撒花
*谢谢因呜喵而不同的夏天

献给属于你们的夏天

01
 

      电风扇在头顶吱呀吱呀地转,燥热的风不停吹拂吴磊的后颈,让汗水一滴一滴地渗透灰色短t,在后背留下一团深黑。“certificate……cer……ti……”后天就是期中考试,而吴磊唯一的弱项就是英语,偏偏这时候面对单词表上的字母吴磊却始终无法集中精力。

      桌边的诺基亚适时剧烈地振动起来,吴磊看了眼来电显示,将拇指放在红色的按键上,闭上眼挂断,拿起钢笔。却在笔尖即将触到草纸的前一瞬顿了顿,还是烦躁地伸出左手抓起电话,拨出了刚刚的未接来电。

      “磊磊……”

      低低的嗓音随着夏夜的风一起颤抖在耳边,吴磊自暴自弃地嗯了一声。

       “你干嘛呢?”

        那边传来吵闹的音乐和男男女女的叫喊。

      “后天就期中了你说我干嘛?背单词呗。”

      “诶哟,你背不背都年级前十了,出来陪我呗。磊磊。”

      “……”

      “就这样了啊,嘿嘿,老地方见。”

       认命地挂掉电话,吴磊脱掉松垮的t恤,赤身走到昏暗的卫生间,用冷水冲洗身体。握着肥皂的手一路向下,不知怎么就碰到了下体,微微发硬。吴磊用手快速动作,不带一丝情欲地发泄,他已经习惯了夏天的燥热和它引起的莫名的冲动。在夏天,所有生物仿佛都一刻不停地释放着荷尔蒙,从来不曾真正平静。

      吴磊全身赤裸,也不擦干正顺着肌肉往下滑的水珠,穿过客厅,留下一个个脚印,走到卧室里衣柜自带的穿衣镜前,里面是少年独有的纤长四肢和隐隐的肌肉线条。

      没有多余的选择,吴磊拿过一件被洗干净折叠好的白t,随意套了条黑色短裤,出门打了个车。

      记得谁说过,这里的夏天,连空气都是暧昧的。

02

      吴磊把头靠在车窗上,摇下玻璃,任由潮湿的黑发在晚风里飞舞,当他远远看到那座全城最大的酒吧用绚烂的光束切割夜幕时,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酒吧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吴亦凡拿过加冰几杯伏特加的手触碰到吴磊的小臂时吴磊被冰得打了个颤。吴亦凡将吴磊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给他点了他执意要的冰啤。

       酒吧很吵,吴亦凡靠得很近,在吴磊耳边说话,一阵阵带着酒味的气流直往吴磊侧脸窜,却不讨厌。

       直到现在吴磊每次和朋友喝酒,被人揽着脖子感受到铺面而来的酒气时,醉得迷糊吴磊都会清醒几秒,看到旁边那张同样泛红的脸,胃里忍不住翻涌。

      他始终记得,他垂目不紧不慢地言语时,那近在眼前的纤长睫毛和线条流畅的笔挺鼻梁。

      你说,哪有人对着服务员点一杯伏特加,举起的手臂线条流畅优美,服务员一走就转过脸得意地说我的大冰球球的黄金假期之阳光海岸要来了。

      你说,又哪有人对着别人那张好看的俊脸不加一丝表情,偏偏五官又长得冷冽锋利,只让人想起“高岭之花”这几个字。而一碰见你就五官张扬染上孩子气不停向你逼近还满脸无辜。

       在这个班上我只跟你在一个频道,我就找你玩了磊磊。他是这么说的。

      吴磊听完却忍不住把他这话塞进肚子里时不时晃动,总觉得五味陈杂。怪他自己七窍玲珑肠子也如九曲回廊,人家随便一句话都不能抛诸脑后转眼就忘,姿势太不潇洒。

只是班上吗?只是玩吗?

      十七岁的吴磊总是缺少弄清楚每一件和吴亦凡有关的事情的天赋。

      比如吴亦凡喝醉吐了一身后自己该给他换什么颜色的T恤。

03

       吴亦凡醒来的时候吴磊正在准备他们两个的早餐,他熟练的走到厨房门口,身上的oversize白t遮住屁股,赤裸着两条长腿光脚站在吴磊背后,旁边的平底锅上煎着两个金黄的鸡蛋。这颜色让他莫名想到昨天晚上的伏特加,激发了他创作长串名字的灵感,忍不住傻笑出声。

      吴磊下意识地转身,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吴亦凡敞露在领口外的一边锁骨。

      嗯,吴磊的眼睛也是这个颜色。

      吴亦凡看着早晨阳光里的吴磊想。

04

     该怎么解释吴亦凡的存在?那个只待了一个夏天就又转学了的外地插班生。除了吴磊或许已经没有人记得起他。

      吴亦凡很少和其他人说话,一开始他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直到偶然转过头来,对上同样望着他的吴磊的眼睛,后者因为莫名的惊慌迅速移开视线,又忍不住移回去直视着吴亦凡。

       于是吴亦凡走了过来,做了自我介绍,单独的,只对吴磊一个人的。

     “吴亦凡,你呢。”

      那个夏天就开始了。

05

       一人一瓶小卖部里的橘子味汽水儿,喝完把玻璃瓶子退回去可以拿五毛钱,吴亦凡是不要的,但他还是提溜着瓶子和吴磊一起在放学后还给小卖部。

       吴磊把那五毛硬币放在黄桃罐头的罐头盒里,没有想拿来用的地方,他只是隐隐觉得有用,也暗自计算过余生所有的玻璃瓶能换来多少硬币。

       为此那个夏天他没有扔掉任何一个铁皮罐头盒子,他把他们洗干净码在屋子一角,罐头盒一齐张开铁嘴,像饥饿的鲨鱼迫切地等待食物。

      吴磊的直觉没错,那些硬币真的有用,那是吴亦凡走后他唯一能用来证明他存在过的东西,也是搬了这么多次家他唯一还留着的东西。

       可那些硬币却只装满了一个罐头盒子。

06

       吴磊发现吴亦凡的疏离似乎仅限于校园内。

      在酒吧的一次真心话大冒险里,一桌子男男女女他们谁也不认识,他看看吴亦凡,那人虽然是被动加入却一脸平静,被抽到罚酒也是二话不说乖乖认罚。

      他正看着吴亦凡连喝三杯,本来想帮他挡下,自己却无意识地盯着他仰头喝酒时上下滚动的喉结和修长脖颈。

       然后下一秒那一桌人就爆发出一阵尖叫,吴磊转过头发现除了吴亦凡其他人都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原来自己旁边的女生抽到大冒险,要和自己接吻。

      吴磊有些尴尬,推脱了几番未果,偏偏吴亦凡这边擦擦嘴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大冒险的内容,慢条斯理地吐出一句“来都来了,别玩不起呀”。

      吴磊听到后愣了愣,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下一瞬间旁边的女生就用她的红唇贴上了自己的嘴,还就着这个姿势坐在吴磊身上。

       吴磊记得自己在一片爆发的欢呼中直勾勾地盯着吴亦凡,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可如今,无论他怎么回忆,却始终记不起那时吴亦凡脸上的表情。

07

     “不想去酒吧了啊,没劲。”

      吴磊是没想到吴亦凡会这么说。

     “以后晚上一起做作业,周末请你看电影,怎么样?”

       比起酒吧,吴磊当然宁愿做作业。

      “你很高兴吧,看你这么在乎考试。好学生吴磊。”吴亦凡拍了拍前胸,“你放心,在我的监督下,保证你期末考年级第一。”

       当时吴磊听着这半是揶揄的话只是笑笑,放到现在,他想说,哪里在乎的是考试。

      人人都说最宝贵的黄金少年时代,他却觉得自己可以用任意地方式和吴亦凡一起度过。你看,我可以陪你天天泡吧喝酒,也可以听你的,努力把自己套进三好学生的人设。

      可他的少年时代还没结束,吴亦凡就早早离场,仓促到没来得及告诉他接下来的日子如何度过。

      他只能保持着吴亦凡最后的设定,安安稳稳地优秀,暗自小心地怅然。

08

       新学期的一开始,吴亦凡就不见了,老师淡淡地解释吴亦凡随父母搬到外地,差点没叫上他的名字。同学们昏昏沉沉对此毫不关心,只有吴磊一个人听着外面的暴雨,前所未有地敏感于节气的变化。他的每一个毛孔都清晰地感受到了燥热的褪去和随之而来的寒凉。

       一场秋雨一场冷,夏天结束了。永远结束了。

09

      十年后的7月,吴磊收到了一张拍立得,相片的内容是一张摆在桌子上的泛黄的大头贴,细看可以看出大头贴里有两张笑脸,其中一个正是吴磊。

       拍立得背后被人用马克笔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纪念一段短暂却终身难忘的友谊。”

       吴磊走进书房拿出记号笔,修改了两个字。然后打开左手边第一个抽屉,里面只有一个生锈的罐头盒,里面全是五毛的硬币。

       他把这张拍立得放在罐头盒旁边,关上抽屉,用钥匙锁上,再不打开。

      装什么傻呢。

      去他妈的友谊,这他妈叫爱情。

-FIN-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