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酒

低产大王

【西游伏妖篇】【孙唐】【新凡】艳僧

*轻度黑化 ooc
*孙悟空x唐僧
*一发完 肉渣

        唐僧很聪明。

       是真的很聪明,聪明到对孙悟空的心思了如指掌。聪明到知道这种情愫是把双刃剑,用好了,这一路再无任何顾虑,还可度化他。用不好,轻则粉身碎骨,重则跌入火海,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他一路进退有度,比起伏妖,如何让他与孙悟空之间的弹簧既紧绷,又不至断掉,显得更加重要,也更使他费神。

        毕竟他到底还是心存忌惮,忌惮他的魔性,忌惮他的戾气乖张与偶尔流露的杀意。

        所以在平时对他责备打骂,而在弹簧快断掉之际坚定一跪,一点不拖泥带水。

        可他也只是个凡人,每一次伏妖只要他挡在身前,心里就会没由来的一阵安心。仍记得他们入了蜘蛛精的妖宅,他将妖精尽数挡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转身说师父,该你了,你的如来神掌呢。

        那时他眼角眉梢都是孩子气的笑,若不是右手将金箍棒横在身前,哪里辨别得出这是那威风凛凛的齐天大圣。

        就在他支支吾吾时,孙悟空转身直奔妖精而去,一棒又一棒毫不留情。唐僧盯着他的背影,原本平静的心湖,吹来阵风。

       孙悟空没想这么多,比丘国后,该吃吃,该睡睡,该埋汰师父埋汰师父,该打猪八戒打猪八戒。

        只是以前他没事就用一种流氓盯俏姑娘的眼神盯和尚,直到他师父稍稍别过脸,露出微微发红的耳尖,现在却没有过了。

        那次他师父挡在那白骨精前,保护那女妖精与他反目成仇是假,可他吼出“是不是所有我喜欢的女人都要死在你手下”时发红的眼眶是真,对他的怨恨也是真。

        他觉得手心发凉,凉到心里。到底,是他欠他的。后来的一路上,他们虽有交谈,却能感觉到,双方都是心事重重。

      
       他虽不再用眼睛看他师父,心里却在慢慢描摹他。先像是一个虔诚的弟子心怀敬重庄严下笔,刻他慈祥面容。后来又闯进一个小孩,嘻嘻哈哈画他出糗的身形,透着可爱。

        最后他于半梦半醒间看见心魔控制着自己,将本该奉入金漆庙宇的庄严佛像,改得眉眼轻佻。那佛像竟活了过来,走出画像,倒入他怀中。他定睛一看,怀中面容与唐僧无二,缓缓睁眼,水波流动,媚意横生。

        他急忙清醒,口干舌燥,庆幸没有变成一场春梦。他一转头,便见梦中那人入定,闭眼诵经。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

        他控制不住走了过去,靠得极近,屏住呼吸,一点一点贪婪地盯着他的面容,仿佛要将这几天欠下的份全部看完。若眼神是另一个他,他早就将眼前这和尚揉碎,吃干抹净了。

        看了一会,他打算又这样无声无息地退回去,可那和尚偏偏睁眼了,对上那双来不及掩饰情欲的眼。

        不知和尚是早就感觉到他的注视,亦或对他的心情早已知晓,那双眼平静如常,并无惊讶,甚至有些笑意,他开口道,悟空。

        你可能保我一路周全?

        猴子看着他那双精致又微微挑起眼,与梦中的艳僧几近重合,放声大笑,山林里的鸟雀被这笑惊得展翅而出,慢慢飞远。

   
       孙悟空笑出了眼泪,他瞬间明白了他师父的意思,果真是天生慧根,聪慧过人。他有好多话想说,他想说无论他问不问,他都保他一世周全,万世无忧;他想说他虽是魔,却是对他动了真情,并非唐僧以为的只有情欲;他想说他一路为他受的伤,吃的苦,竟都换不来他的信任,却要用这种连魔都不耻的交易。

        他还想问他,他不求他放下怨念,只求哪怕一瞬的真心,他可曾有过?

        他却一字不吐,只扯过那人破烂的衣襟,吻住了他,一手揽过他劲瘦的腰身,紧紧抱在怀中,继续梦里的未完之事。

         唐僧回吻他,心知此生再难成佛。他旧梦未了,却又放不下新的执念,早已违背佛道。他所提要求,不过是个借口,目的不过是让他们之间的羁绊更深。

         他尝过失去挚爱的滋味,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这是一种境界。

        而他,不过是个凡人。

       
        到情动时,身上人俯下身,在他耳边邪邪低语。

       

       

          师父,与我沉沦。

    

       

       

      

       

评论(24)

热度(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