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酒

低产大王

你是青天一般的可羡。有时羡慕宋清如有朱生豪这样的仰慕者,这样令人心颤的文字竟是为自己而作。可自己是知道自己配不上这样的文字,每个人都配不上,当我们成为他人甘愿俯首称臣的“女神”时,我们不过成了他人慕美的情绪的投射,一个非活人的滤去我们灵魂的伤口和深刻思想的形象。通过这单薄的形象他们心中狂喜,为这个形象加上许多自身对美的幻想,却与我们无关。以前想要是此生,有人给我写几句朱先生的情诗,此生足矣。现在我只想寻求我的道林格雷,让我体验那般的欢喜与被美征服的感受,为他写诗,写不出。

评论

热度(3)